《神兵问天》败因分析

2013年夏天,在无数港漫迷的翘首期盼下,沉寂三年之久的《神兵玄奇》系列推出了新一辑故事《神兵问天》。有神兵这块金字招牌,再加上邱福龙和黎智昌的协力,前期宣传又吊足读者胃口,可《神兵问天》并没像期望中的那样,在惨淡的市场中重振神兵光辉,反而人气急转直下,销量低迷,最后不得不在36期的时候草草收尾。

随后,监制邝志德在FB上承认,《神兵问天》是一部失败之作。失败已成定局,且不说经济上的损失,对经典作品、对读者心理造成的打击,实在是难以估量。可要问责起来,这又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继续阅读《神兵问天》败因分析

印尼歌曲《划船曲》的翻译与心得

这是一首很古老的印尼民歌,80年代初,翻译家林蔡冰即把它译成中文,朱逢博又在此基础上唱了马来-中文版,此后翻唱不断。最近十几年,南宁举办东盟博览会,顺势也带出本土特色——民歌节,两会一节期间《划船曲》更是在大小晚会上被多次翻唱,然而其中最优美、最令人怀念的版本当属著名归侨歌唱家陈蓉蓉女士演唱的马来语版。凑巧的是,我在千里之外大学图书馆的旧书库里,翻找出一本鹅黄色硬精装的《印尼歌谣选》。书籍年代久远,繁体字印刷,由于保管不善,内页早就被虫蛀得千疮百孔,一打开就直往下掉渣。这本书里有收录《划船曲》,但似乎收录不全,只有四行,与林蔡冰的翻译比起来,明显少了润色痕迹,但格式对得整整齐齐。(当时忘记拍照片了,下学期回去看看能不能照一张) 继续阅读印尼歌曲《划船曲》的翻译与心得

尼采的“儿童天国与极北乐土”

西欧有些作家很喜欢写作箴言,卡夫卡算是一个,没想到尼采也是其中一员。前两天翻看他的《人性的,太人性的》(这本被网友调侃成是“尼采写微博”),里面是一些思想的断片,灵光一现,星星点点,算不上什么系统。但是我对其中“儿童天国”这一说法很感兴趣,下面先引用一段尼采的原话:

“儿童的幸福就像希腊人所讲述的极北乐土之民的幸福那样,是一种神话。希腊人认为,如果幸福就住在尘世,那么它也是尽可能远离我们,大约是在世界的边缘。较古老的人同样认为:如果人类归根结底能够幸福,那么肯定也是尽可能远离我们的时代,在人生的边缘和初始。” 继续阅读尼采的“儿童天国与极北乐土”

母狼的故事(克罗地亚传说)

从前有座被施了魔法的磨坊,一只母狼总是出没其中,以致没有人敢在那里停留。一天,有个士兵走进磨坊,想找个睡觉的地方。他先是在大厅里生了一堆火,就走上阁楼去了,可他在楼板上钻了个孔,好偷看楼下的情况。

这时一头母狼进来了,它望望四周想找点食物,可什么也没找到。于是它走到火堆边,说:“脱下来吧!脱下来吧!脱下来吧!” 只见它抬起前爪,狼皮从它身上掉了下来。从皮里走出来的是一位少女,她把狼皮捡起来,挂在钉子上,然后便走到火堆边,沉沉地睡去了。 继续阅读母狼的故事(克罗地亚传说)

海仙女的故事(瑞典哥特兰传说)

有天晚上,一群渔夫在小岛西北角渔村旁的棚舍里过夜。正当他们将睡未睡的时候,瞧见一只雪白的、还挂着水珠的女子的手穿过门伸了进来。渔夫们都很清楚来的是海仙女,她会把他们都杀死,于是他们就装睡,假装不知道她在场。

第二天,有个从卢梅伦达的基纳来的年轻人加入了这群渔夫,他最近刚结婚,胆子很大。当渔夫们把昨晚上发生的奇事告诉他的时候,他不过是哈哈一笑,嘲笑他们居然不敢去牵一位美女的手,还夸下海口说要是他在场,一定会去拉那只伸过来的手。 继续阅读海仙女的故事(瑞典哥特兰传说)

林玉英所唱《饮酒歌》的歌詞与出处

有段时间相当沉迷台湾山地情歌,走路听、吃饭听、上课无聊时听,甚至洗澡时也情不自禁哼出一段。听的歌呢,母语的、汉语的、闽南语的;原住民歌手原唱的、台湾岛内翻唱、到大马和大陆歌手再翻唱的,拉拉杂杂听了不少。但是歌不能就这么听过就过了,正巧,我前几日听歌时发现了这么一件事。

那天正听着林玉英的《饮酒歌》,就一发不可收拾,连续循环了几个小时。这首歌虽然一直在我的曲库里,却从来没有好好听过,这次认真一听,发觉里面的“娜鲁湾多咿呀哪呀嘿,嚯咿呀哪呀娜鲁湾”和另一首曲子《山地小姑娘》的副歌从歌词到曲子一模一样。听罢还觉不过瘾,想到网上搜索一下歌词,可惜遍寻网路无所获。怎么办?于是我只好忍痛拿出所剩不多的流量,去了趟YouTube,在这里又有了新发现。 继续阅读林玉英所唱《饮酒歌》的歌詞与出处

伊丽莎白·古吉(Elizabeth Goudge)小传(一)

在世纪之交,人民文学出版社陆续推出了一套80本的“世界儿童文学名著插图本”。这套选本里既有我们熟悉的、早已引进大陆的“吹牛大王”、“秘密花园”等作品,也有很多那时不那么熟悉的:陌生作家的陌生作品,像是特里·普拉切特的《帽子里的天空》、伊丽莎白·古吉的《古堡里的月亮公主》;熟悉作家的陌生作品,比如大名鼎鼎的“绿野仙踪”作者弗兰克·鲍姆的《魔法岛》;又或是陌生作家的熟悉作品,像《海蒂》,因为动画改编的流行,许多人都知道作品的名字,却少有人了解它的作者是瑞士作家约翰娜·斯皮里。选本的题材非常多样,魔幻的、冒险的、经典的,具备能挑起孩子阅读兴致的一切要素,外面又覆以粉、红、蓝等花花绿绿的封皮,这在当时是非常吸引小朋友的的。 继续阅读伊丽莎白·古吉(Elizabeth Goudge)小传(一)

松本清张的《天城山奇案》与电影

日本推理名家松本清张的作品有相当多的电影改编,一部作品,改编少则2、3次,多的可达6、7次。先撇开《砂之器》、《雾之旗》这些太耳熟能详的名作,清张有一部不那么起眼的短篇小说《天城山奇案》(天城越え)。一听名字,应该有人会想起石川小百合的名曲,天城越え。虽然作为歌曲的天城越え和作为小说的天城越え并没有什么关联,但歌中那痛苦、悔恨、扭曲的激情却也不知何故地和小说来了个异曲同工之妙。 继续阅读松本清张的《天城山奇案》与电影

西方奇幻小说改编漫画、GN一览

先把我知道的做个整理,长期更新

1、美国律师、作家A·T·莱特(Austin Tappan Wright)的Islandia——同名法语漫画Islandia。

2、美国作家H·P·洛夫克拉夫特相当部分小说都有改编,但短篇短系列为主,后有许多作者创作了不少同题材漫画。美国漫画家Jason Thompson九十年代即出版过The dream quest of unknown kadath(即《梦寻秘境卡达斯》)的系列漫画。2011年Jason把他早年的kadath系列和他后来创作的一些短篇集结起来,重新出版,名为The dream quest of unknown kadath and other stories。2014年SelfMadeHero出版了新的kadath漫画,但口碑仍不及Jason版。 继续阅读西方奇幻小说改编漫画、GN一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