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一谈《神兵玄奇2》

2002年1月3日,《神兵玄奇1》在轰轰烈烈、高手尽出的皇陵之战,和问天誓娶铁心的宣言下收尾告终。紧接着,1月11日,《神兵玄奇2》以问天、铁心之间的争斗创刊。在两作关系如此紧密的情况下,皇陵之战似乎是一出预告或是一次洗牌,预告了将在《神兵玄奇2》中大有作为的势力与角色,同时也洗掉了那些将在续作中消失或边缘化的人物;而问天和铁心在第二部开头的打斗,反而更像是对旧矛盾的处理:男女主角分分合合的坎坷情路究竟能否开花结果,已是各路读者最关心的问题之一;而这条感情主线,也确实应该有个结果,反正也在前作预告问天娶定铁心,现在只剩下多久娶和怎么娶的问题了。

一对纠结情侣终于喜结连理,也算是对前作的一个阶段性小结,但短暂的停歇后,《神兵玄奇2》的冒险才真正开始。 继续阅读谈一谈《神兵玄奇2》

我对《神兵玄奇2》看法的几次改变

这次想聊聊《神兵玄奇》,聊聊看了这么些年一些感受上的变化。

《神兵玄奇》给我的感觉无疑是奇妙的,妙在每次翻阅后全新的认识和感受,妙在它为我带来的多层次体验。其实换句话说,对它看法的改变,也是自己成长的经过,现在的我,回头看七八年前的自己,自然也是多了一些惭愧、喜感和包容。从前不能理解的人或物事,变得可以理解了,可以激赏了;从前崇拜的偶像,现在想想,虽然说不上不值一哂,但分量也没那么重了。

这种奇妙的层次感最明显的,是《神兵玄奇2》。

继续阅读我对《神兵玄奇2》看法的几次改变

肥良与《我若为皇》

肥良(温日良)这个名字,总是很容易和他的《海虎》、《武神》,还有那些畅快淋漓又恶搞到不行的桥段联系在一起。是的,不可否认他和邓志辉合作的这两部漫画是他创作生涯的最高峰,也是他个人风格纯熟的表现。但我今天要分析的,是肥良的早期作品《我若为皇》(首四辑)系列。

《我若为皇》原名《鬼书皇》,是邝氏漫画制作公司80年代的一部鬼故漫画,上面多为灵异恐怖短篇,《我若为皇》的第一辑《撒旦的子孙》也是其中一篇。《撒旦的子孙》是一篇不折不扣的都市怪谈,讲了宅男文员白承恩某日发现自己手上出现奇怪数字,明白了自己身为撒旦子孙的身份,此后不断有挑战者前来约战,争夺“最强者”称号的故事。谁料这篇故事凭借着新奇的构思和西方元素的运用大获好评,这也让它从一个寥寥数期完结的短篇,变为一部长篇漫画的起点,更是改写了《鬼书皇》的命运。 继续阅读肥良与《我若为皇》

《神兵问天》败因分析

2013年夏天,在无数港漫迷的翘首期盼下,沉寂三年之久的《神兵玄奇》系列推出了新一辑故事《神兵问天》。有神兵这块金字招牌,再加上邱福龙和黎智昌的协力,前期宣传又吊足读者胃口,可《神兵问天》并没像期望中的那样,在惨淡的市场中重振神兵光辉,反而人气急转直下,销量低迷,最后不得不在36期的时候草草收尾。

随后,监制邝志德在FB上承认,《神兵问天》是一部失败之作。失败已成定局,且不说经济上的损失,对经典作品、对读者心理造成的打击,实在是难以估量。可要问责起来,这又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继续阅读《神兵问天》败因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