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章如堰塞湖

看着量级是已发布文章一半的草稿们,我陷入了沉思。好多废稿,有些是写了个开头就没下文,有些是差不多完稿了,但自己觉得哪哪不对劲没发出去,还有几个是有个思路,写了标题,但心中纵有千言万语。提笔后却四顾茫然,一拖下去便也成了废稿。我这人还有个特点,一篇文章卡住了,那么就很长时间不想写文章;但如果那段时间文思泉涌,下笔也如有神的话,会密集更新。哎呀,这不是堰塞湖和堰塞湖决堤了吗!

继续阅读写文章如堰塞湖

我的中文互联网十年:个人经历与观察

前两天打开百度贴吧,发现自己ID旁边的一行小字写着“吧龄:10.0年”。

十年了啊。犹记得我是2010年10月底注册的贴吧,真的已经十年了,我却觉得时间过得太快,总觉得大家不过认识三五年。

我的互联网冲浪史始于百度贴吧,这十年来一直浪迹于各个兴趣社区,主要涉足过香港漫画、欧美漫画、奇幻小说这些圈子,和一个不那么兴趣的百度知道;做过的事情也千奇百怪,业余资料搬运工、冷门漫画翻译、港漫业余评论员、资源分享者;既灌过水也写过精品,既和别人发生过口角也交到过朋友。

继续阅读我的中文互联网十年:个人经历与观察

尼采的“儿童天国与极北乐土”

西欧有些作家很喜欢写作箴言,卡夫卡算是一个,没想到尼采也是其中一员。前两天翻看他的《人性的,太人性的》(这本被网友调侃成是“尼采写微博”),里面是一些思想的断片,灵光一现,星星点点,算不上什么系统。但是我对其中“儿童天国”这一说法很感兴趣,下面先引用一段尼采的原话:

“儿童的幸福就像希腊人所讲述的极北乐土之民的幸福那样,是一种神话。希腊人认为,如果幸福就住在尘世,那么它也是尽可能远离我们,大约是在世界的边缘。较古老的人同样认为:如果人类归根结底能够幸福,那么肯定也是尽可能远离我们的时代,在人生的边缘和初始。” 继续阅读尼采的“儿童天国与极北乐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