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城越え三十岁了

1986年7月21日,石川小百合的单曲天城越え发售,掐指一算,到今天这首歌已经走过了三十载岁月。今日的Youtube上,天城越え有着无数的翻唱视频,演绎手法也不再局限于演歌形式,而是融合了电子、摇滚、说唱的特点;翻唱者更是遍布各个大洲,来自不同年龄段。然而就是这样一首歌,当年唱片销量竟是平平,甚至可以说惨淡,但第28届日本唱片大赏则用金奖和编曲奖两个奖项,以实实在在的荣誉肯定了这首歌的质量。 继续阅读天城越え三十岁了

印尼歌曲《划船曲》的翻译与心得

这是一首很古老的印尼民歌,80年代初,翻译家林蔡冰即把它译成中文,朱逢博又在此基础上唱了马来-中文版,此后翻唱不断。最近十几年,南宁举办东盟博览会,顺势也带出本土特色——民歌节,两会一节期间《划船曲》更是在大小晚会上被多次翻唱,然而其中最优美、最令人怀念的版本当属著名归侨歌唱家陈蓉蓉女士演唱的马来语版。凑巧的是,我在千里之外大学图书馆的旧书库里,翻找出一本鹅黄色硬精装的《印尼歌谣选》。书籍年代久远,繁体字印刷,由于保管不善,内页早就被虫蛀得千疮百孔,一打开就直往下掉渣。这本书里有收录《划船曲》,但似乎收录不全,只有四行,与林蔡冰的翻译比起来,明显少了润色痕迹,但格式对得整整齐齐。(当时忘记拍照片了,下学期回去看看能不能照一张) 继续阅读印尼歌曲《划船曲》的翻译与心得

林玉英所唱《饮酒歌》的歌詞与出处

有段时间相当沉迷台湾山地情歌,走路听、吃饭听、上课无聊时听,甚至洗澡时也情不自禁哼出一段。听的歌呢,母语的、汉语的、闽南语的;原住民歌手原唱的、台湾岛内翻唱、到大马和大陆歌手再翻唱的,拉拉杂杂听了不少。但是歌不能就这么听过就过了,正巧,我前几日听歌时发现了这么一件事。

那天正听着林玉英的《饮酒歌》,就一发不可收拾,连续循环了几个小时。这首歌虽然一直在我的曲库里,却从来没有好好听过,这次认真一听,发觉里面的“娜鲁湾多咿呀哪呀嘿,嚯咿呀哪呀娜鲁湾”和另一首曲子《山地小姑娘》的副歌从歌词到曲子一模一样。听罢还觉不过瘾,想到网上搜索一下歌词,可惜遍寻网路无所获。怎么办?于是我只好忍痛拿出所剩不多的流量,去了趟YouTube,在这里又有了新发现。 继续阅读林玉英所唱《饮酒歌》的歌詞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