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铁心(一)

“她的发型好丑啊!” “娶了这么一个女人真是倒了大霉!”……

铁心恐怕是神兵里争议最大的角色了,作为神兵1、2部的女主角,她是怎么招致这么多怨言风语的呢?

“脾气那么坏!” “虽然没发生什么,但跟别的男人睡在一起!” “心狠手辣!” “自私唯我!”……

真的,要说这个角色的缺点,那可是太多太多了:她自私、偏激、泼辣、傲慢、爱吃醋、争强好胜,加上不讨喜的发型,让看神兵的一众直男不禁暗暗叫苦,因为这女人实在太难驾驭了。搞不掂啊!一直以来,港漫里的女角一直都扮演着弱者的角色,被奸被杀,受人保护,便当专业户是也。快节奏的打斗漫画,强势的男主角和被吸引的男性读者,以及男性主导的香港漫画产业,潜意识都有把女性置于弱者地位的需求。李中兴在一次采访时表明,传统港漫,女角只是为了衬托男主角和带出剧情:“男人争斗,不外乎为名为利为女人,没女性不行,但一定不会由女性做主角,否则男读者不会看。”

那么,抛开这些不谈,我们来回忆一下铁心的生活吧:从小贵为南宫少主,有一个权欲熏心的母亲,而这个母亲呢,把她当做夺权的工具,日夜逼她苦练剑术,还把自己对男人的怨恨不满灌输给女儿。三岁起她就没睡过床,睡绳子练功嘛,可以得到双倍功力哦。还要每天以男装示人,孤寂可怜没有玩伴,只有一个冷冰冰的布娃娃陪着她。何其悲哀!但就是这么一个不幸的女人,却成为了一个争议极大的女角,这在港漫中是非常少见的。

神兵2里有一个非常不明显但让我记忆深刻的片段,第38期,大审判殿内,随着问天一行人的到来,正邪双方分成两个阵营,而铁心呢,却以她一贯的双手抱臂姿势,兀自立于两伙人之间。虽然旁白和气泡都没有对这个场景进行进一步的描述,但是联系前文,再配合推导,还是能读出一些信息。稍前面一些,同样是大审判篇,在铁心有意无意地把神农尺格飞到东方雄身边后,古柔暗想:“还道铁心勉强算是我们这边的人,想不到……”那么就引出了一个问题:铁心是正是邪?她灭了北冥世家,还成为魔兵兵主,似乎是个邪门歪道;但是她从未想过要解救天魔,还格飞神农尺、协助毁树塔,做了一些有益正道的事,好像又跟邪道没啥关系。

她的属性太难确定了。对读者来说她是这样的飘忽不定,对她自己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从小作为南宫少主培养的铁心,对她是南宫后人的身份是坚信不疑的,而被踢爆“乱伦”和获悉自己是一直厌恶的卓不凡的女儿后,信仰被动摇、甚至颠覆了。越是强烈的信念被颠覆,带来的冲击就会越大。一方面是她生活了十八年的南宫世家,另一方面是自己其实并不属于南宫世家,更何况“乱伦”惊变上他们还那样残酷地对待过她!我是谁,我该何去何从?当然,不只是她有这种困惑——1997年二十世纪福克斯的动画《安娜斯塔西娅》里,多年漂泊在外的小公主对王太后说,我只想知道我是谁,是不是您的亲人。一会响起歌声Soon you’ll be, home with me, once upon a December. 可是王朝既没,何处为家呢?又如简·李斯《藻海无边》的女主角安托瓦内特,身为克里奥尔人,既不为白人接纳又不被黑人认可,常常在心中发问:“我经常搞不清楚我是谁,我的祖国在哪里……”至于后来她火烧桑菲尔德,那又是后话了。

回到正题上来,铁心除了身份问题不好站队外,之前提到的那个场景里,还有一条重要信息:抱臂。再往前翻翻,你就会发现她抱臂可不在少数,在元神囚牢里她又抱臂离群了,对战疯刃的时候,又是以这个姿势肆无忌惮地开展攻击。这个动作,并不十分礼貌,反应在心理层面,是下意识的防御,表明她有意无意地和其他人保持距离。邪帝成人后和铁心第一次正面对话,铁心那手握无妄抱臂倚墙的身姿、孤傲的形象不仅映入邪帝眼帘,也深深印在了我心里。疏离感。如她的身份认识障碍,亦如她在新婚之夜的那句宣言:“我没被邪帝操控,世上谁也没资格操控我!”对从小动辄遭到母亲打骂,没有朋友的她来说,建立亲密关系是多么困难啊!她的身周,始终笼罩着一层名曰疏离的薄膜,之于她,和别人打成一片,是根本不可能的啊!

说起神兵2里她和邪帝那似有还无的爱情,邪帝在陨石心房内封印百年,成人的他发现时光流转,物非,人亦非,亲故多不在,巨大的失落感,强烈的距离感,无不冲击着他那又重获人的情感的心!而他发现铁心,同样的疏离,同样的孤独,他便接纳、理解、爱上了她!只有疏离才能理解疏离。我以前一直认为南宫问天和铁心应该也必须在一起,但是现在读后,我发觉,南宫问天是不能理解铁心的,也无怪乎他们俩争吵连连了。她和南宫问天之间的爱情,不过是年少轻狂罢了。问天小时候虽然没有铁心生活优渥,但是他的童年过得自由自在,有同龄玩伴,有慈爱长辈。他性格阳光、乐观、幽默,还乐善好施,而铁心自负、傲慢、孤独,行事非常偏激,也许有人说,性格互补嘛,可是读者诸君,你觉得他们俩真的能理解对方吗?神兵2里这段三角恋情的抉择可谓纠结,身为问天之妻的铁心也许已经爱上了邪帝,却因为怀了问天的孩子的同问天复合,这背后隐藏的人物形象,令人深思。

还有人说铁心对剑太偏执,干嘛要成为什么剑皇呢,干嘛要和问天比高下呢,安静本分地做一个好妻子不好吗?大家还记得在神兵1里,武帝皇陵内她对问天在她之上耿耿于怀吗?她为什么把剑看得这么重?在铁心的世界里,剑是一切,小到得到母亲的笑脸和温情,需要靠剑,大到她的自尊都是建立在一剑一剑的挥砍中的,别人还要她用剑争权夺利,这个责任实在太重了,她自己也明白,剑是别人强加给她的东西,毫无乐趣可言。但是,剑又是那么重要,是个苦涩又沉重的担子啊!她的安全感就是手中的剑,被别人超过就意味着失去。所以她拼命去维护,表面上看是一个剑皇的虚名,但内里到底是一个女人仅存的自尊和安全感啊!

神兵的确把港漫女性形象提高了一个层次,但是铁心真的像大家所说那样是一个独立的女人吗?拿文学来说,夏洛蒂·勃朗特的《简爱》向来被认为是女性主义经典,但又有几多人能发现《简爱》更深层次的帝国主义父系权威呢?为什么许多女强人和女权主义者,在选择伴侣的时候,却倾向比她们更强大的男人?而男性也更倾向能激起他们保护欲的弱质女性?不错,铁心在神兵系列里不是一个弱者,论实力不差,性格上也非常强势,可是你有没有看到她每次危急时刻,嘴里喊着问天的名字,希望他来救她?又或是她在知道怀孕后,想办法和问天复合,这又说明了什么?所谓男女平等,在形式上也许可以做到平等,但观念上呢?读者诸君自行思考了罢。

注:本文是2015年发于百度贴吧的旧文,因百度大面积删除隐藏老帖受到波及,故博客存档。

发布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