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一谈《神兵玄奇2》

2002年1月3日,《神兵玄奇1》在轰轰烈烈、高手尽出的皇陵之战,和问天誓娶铁心的宣言下收尾告终。紧接着,1月11日,《神兵玄奇2》以问天、铁心之间的争斗创刊。在两作关系如此紧密的情况下,皇陵之战似乎是一出预告或是一次洗牌,预告了将在《神兵玄奇2》中大有作为的势力与角色,同时也洗掉了那些将在续作中消失或边缘化的人物;而问天和铁心在第二部开头的打斗,反而更像是对旧矛盾的处理:男女主角分分合合的坎坷情路究竟能否开花结果,已是各路读者最关心的问题之一;而这条感情主线,也确实应该有个结果,反正也在前作预告问天娶定铁心,现在只剩下多久娶和怎么娶的问题了。

一对纠结情侣终于喜结连理,也算是对前作的一个阶段性小结,但短暂的停歇后,《神兵玄奇2》的冒险才真正开始。

不过相比神兵1里接连不断出现的乐娃,西域大罗刹宗,苗疆,密窟,玄天邪帝,南宫次房和梵天帝姬,神兵2里似乎没有多少“新”东西:第一个主要副本铁壁铜场,是从铜法王临死遗言引申出来的;那个不算反派的反派神道盟,又是第一部邪帝剧情的副产物;成为剧情中期主要舞台的天地盟,可是前作里煊赫一时的邪道门派。设定如此,剧情又如何,人又如何?神兵2的几大议题,早在前作被透漏了个一干二净:27大限之秘和西域强者大罗刹宗宗主,是虎魄重光时候的老朋友了;问天的情义取舍,也在幻境里作了预告;邪帝的炼情之路,则是皇陵之战的必然结果。人物方面,神和灵剑子,义正,八妹等人,哪一个不是对前作设定的补完?

《神兵玄奇1》通过五湖四海的地理扩展和离奇多彩的神话引入,给系列搭建起了非常好的设定骨架。骨架既有,下一步就是考虑如何为它添加血肉了。像其他一些在剧情上有连续性的作品(如降世神通系列),一代负担起了大部分的设定任务,二代会在丰富设定的基础上进行更深入的探讨(同时还会伴随着成长主题)。神兵系列同样不能逃开这个模式。虽然距离皇陵之战只有短短半年,但各位主角都经受了重大冲击,此前的任侠之气和缱绻情爱在责任与道义的磨砺下早已失去原来的色彩,考虑事情自然多了一丝沉重。

纵观《神兵玄奇2》,可以发现前三分之二剧情始终被一个矛盾主导,那便是银法王给问天的两句批言:你深爱的人,死在你的剑下;深爱你的人,会为了成就你的剑而死。其实这个矛盾倒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它带出来的神魔同体/善恶分明价值观讨论。问天知道批言后,统合正邪两道,并采纳神的建议,创出神魔同体诀。我们知道,问天执掌天晶,从小的教育和女娲的训示都告诉他要捍卫正道,斩妖除魔。但这个立场并不是唯一的,从他在幻境不忍杀掉铁心就能看出来,这个立场可以被修正。所以神魔同体诀应运而生,第一式“善恶聚”纪念内心天人交战的恩师北冥正,第二式“正邪会”象征他最亲爱的妹妹与妻子,第三式“神魔合”则是有感于神魔同出一体的女娲。但是“神魔同体”的暗示可不止三个招式和神算子的拼图、神的存在,神兵2的许多地方都能看出端倪。第7话的名字是“神的左手,恶魔的右手”,这个标题实际上是编剧对《超霸世纪》的致敬,超霸男主角“救世者”的绝招就叫“神之左手,恶魔的右手”。而在神兵2的不少小系统里,都存在“神魔同体”的平衡,问天左臂绿珠,右臂魔珠,本来就是一种神魔同体;问天铁心正邪对立,却是夫妻关系;铁心怀的双胞胎一神一魔;南宫问菜是灵力携带者,但也被异魔潜伏入体;玄天邪帝的身体内居然可以存在女娲灵力等等。

神魔同体诀这三个包含神魔之力的大招威力无俦,但问天在修习它的途中,却遇到了不小的阻力。其中,最大的反对声音来自他的队友灵剑子。灵剑子之所以会极力反对,一方面是因为在意问天,看出了招式背后为了铁心的动机,但最主要的还是立场原因。她本和子剑有渊源,后来更是直接与子剑合一,除魔救世、神魔两分的使命感和理念早已植根心中,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世界上不存在暧昧的灰色。但世界上的事物真的是非黑即白,是非分明的吗,立场就是一成不变吗?在问天身上,我看到了许多他关于对错和是非的思考,他开始反思正道和邪道的冲突,开始不再把两方视作“对立”而是寻求“共赢”;面对正道中人无条件的支持,他也会反省别人盲目的声援。问天不是一个样板式的正义男主角,他会思考,会反省;他有挣扎,有迷惘,他懂得变通但又不忘初心。这份深刻和细腻在港漫中是非常少见的。

这个价值观讨论不只是用来深化主题的。强者对决的一水隔天之战过后,进入悬念重重的诸神灭亡篇,神魔之战迫在眼前。在这紧要关头,漫画里留下了两个伏笔,一个是铁心吸取的巨量神魔之气,二是神算子在银法王故居得出的“神魔合一”线索,破局的关键指向“神魔同体”。可惜67话之后换的编剧并没有把这两个伏笔加以接续、利用,持续三分之二剧情的价值讨论付诸东流,最后对决天魔更是让人乏味,无脑的八合一礼包白白浪费了前面的诸多铺垫,神兵2最初的结局也不为人知了。

最后的一纪劫世篇是一次失败的延伸。后记原先说到,神兵2篇幅只有80期左右,之后会考虑续作是写主角的下一代还是另用新角色。但现在却把续作提前了,变成了神兵2的结尾。所以一纪劫世篇也像续作一般,一开篇就做了一次洗牌。只是这次洗牌洗得实在太糟糕!问天之子太平,能皮肤变色,精通医术、烹饪,还力能扛鼎,什么三神技、天晶剑诀根本不在话下,然而,他只是个十二岁的少年。如果这不叫外挂,什么叫外挂?我不否认“主角威能”的存在,但许多时候,威能总是伴随着负担和责任,太平有吗?从一开始,平衡就被大大破坏了。这一篇里对前作设定的破坏也是大大的,问天北冥雪成婚已是很没有来由,而后面那个全员黑化的桥段真是好方便呀,顺顺利利就干掉了一大票编剧不想再写下去的角色,快捷安全,干净利落。问天的“天心剑势”很有《我若为皇》里白承恩“自创七式”的味道,似乎是从个人情感出发,但“天仁剑极”哪还有半点私人味道?这个阶段的问天变成了一个只知正义的样板角色,让人失望。大结局更是一通无脑的说教和违背逻辑的人物归宿。

虽然主线剧情没有很好地保持水准,但在其他方面还是有可圈可点之处:

奇特的类“双女主”设置。虽然铁心是神兵1、2的女主角,但第二部的“三无少女”灵剑子明显占了不少戏份,而铁心和她的人设也表现出一种有趣的对立。一个是过分的感性,一个又是过分的理性。一方傲慢、自负又任性、脆弱,一方身负使命,理智冷静,无口无心,很有些《EVA》里明日香与绫波丽的意思。而类似人设,在同一编剧的《天子传奇6》和《邪神》里都出现过。

特征鲜明的强大配角。神兵2里有强大的配角团队,邪帝,宗主,燕王和灭鬼神吸粉无数。而编剧在他们身上也设置了不少反转,赋予他们“强者”的定义并突出“情义”。像是想要做人的玄天邪帝,改邪归正的燕王,或是铁骨铮铮的灭鬼神,追求武道巅峰的宗主,无一不是如此。

但神兵2虽然很多情节设置得不错,足以掩盖掉一些缺点,但故事节奏的把握上却比前作多了些凌乱。开头的扭桥确是精彩,中期的大战确是吸睛,但别忘了本作还肩负着出完10把魔兵的责任。悲怒权杖之后的魔兵出得非常急赶,以前好歹每把魔兵都有段经历,现在只是草草带过,还是很可惜的。

PS. 最后,我要说一下同是钟英伟编剧的《神兵小将》。估计吧里大部分人都没有完整看过小将,但是《神兵小将》是以神兵1、2部为蓝本的。上半部玉龙篇,四大世家,诛杀天地盟主;下半部玉岛篇,女娲星槎,灵剑双子,诛杀天魔,人物的出场顺序和事件的发展顺序基本上和原著一致。值得一提的是,《神兵小将》结局是问天(善)和影子问天(恶)合体杀灭了天魔,不知道这其中是不是暗含了神兵2那个失落的结局和最终的价值取舍。

发布者

Sophia

兴趣复杂且多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