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神兵玄奇2》看法的几次改变

这次想聊聊《神兵玄奇》,聊聊看了这么些年一些感受上的变化。

《神兵玄奇》给我的感觉无疑是奇妙的,妙在每次翻阅后全新的认识和感受,妙在它为我带来的多层次体验。其实换句话说,对它看法的改变,也是自己成长的经过,现在的我,回头看七八年前的自己,自然也是多了一些惭愧、喜感和包容。从前不能理解的人或物事,变得可以理解了,可以激赏了;从前崇拜的偶像,现在想想,虽然说不上不值一哂,但分量也没那么重了。

这种奇妙的层次感最明显的,是《神兵玄奇2》。

平心而论,《神兵玄奇2》虽然热血十足、配角魅力大爆表,节奏上也比前作明快许多,但在整体的布局和描写细致程度还是比第一部逊色一些。不过这似乎不妨碍读者对它的关注,热血激昂的战斗永远是长篇商业漫画最好的吸睛点,所以,邪帝宗主的巅峰决战和灭鬼神VS狂王之战能成为最受关注的两场大战,收获绝高人气既是意料之中,也在情理之内。

巅峰决战和灭鬼神狂王之战确实是非常的精彩,这里的精彩不是力量体系或武打场面上的精彩,精彩之处在于对战双方或一方的气概,那种燃尽生命,一往无前的热血豪情,配上极具煽情效果的对白,感染力十足,若是男性读者,恐怕会油然而生“大丈夫当如是也”的念头。

初看《神兵2》时,年龄还小,最容易接受的是热血的情节。因为它一般简单、纯粹,涉及的东西少,表现直接,也最方便那个年纪的我理解并为之感动,加上那时自己的独立判断还没有完全建立,也比较容易被大多数人的观点带着走。所以,你问那时候的我最喜欢《神兵玄奇2》的哪一个情节,得到的回答一定是“巅峰决战”。三月初一,一水隔天,两大巅峰绝强抛下一切羁绊,赌上身家性命,进行一场纯粹得不能再纯粹的武者较技。光是想想,就令人兴奋不已!力量足够强大的对战者,宏伟阔大的战场,最重要的,是提早了几十集就在不停卖关子的——两位强者的心境,这一切都让人期待开战,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结局。后来的结局大家也是知道的了,败者生,胜者亡。这是一个不完美又完美的结局,两位强者各自拥有大批拥趸,自己心目中充满力量的偶像失败自然是不好受的,更别提是努力挣扎、不得不用狡计后的失败。让两个中的任何一人失败都不是那么的痛快,要在力量上对两位绝世强者做出取舍更是难上加难,于是这次战果无关力量,只关乎心境。编剧很聪明,把这个心境上的破绽牵扯到失败者·邪帝的爱情上去(别忘了,邪帝是一个人类情感的修习者),顺便开启悬疑章节·诸神灭亡篇;同时,这个无关力量的战果不仅留下大量谈资,更是为这场大战添上一丝惋惜。

巅峰决战很好,非常好,具备一切激动人心的要素,可惜我还是对它失去了兴趣,因为太纯粹而显得单调,余味太淡。我开始不再认为邪帝是没胆的失败者,开始肯定他为了生存做的一切努力,开始思考这场大战中双方的自身条件是否平等——心无旁骛的宗主,和心有牵挂的邪帝,从心境上他们就不是平等的了,一个毫无羁绊的人怎么能要求一个有牵挂的人赌上性命来满足他的武学愿望呢?

于是就到了下一个阶段。这时候的我十分迷恋情义,很自然的关注了灭鬼神VS狂王的那一战。久未见阳光的战士,为了承诺,怀着重见天日的狂喜战斗、献出生命。“你凭什么,为什么要战斗下去……”“我凭的,是赐予我不坏之身的金刚道…为的,是男子汉之间的承诺…..” 这位赤手空拳,没有神兵、魔兵的战士,难道真是靠着金刚道才撑到最后吗?不,不是这样的,金刚道是绝对扛不住虎魄和狂王脉血融通的强悍功力的,那他靠什么,凭什么?灭鬼神自己说了“男子汉的承诺”,但那只是一部分,其实最主要的,他凭的是他自己!这当中,既包含了在阳光下作战的快乐,也有面对强大对手的兴奋,但更多的是他自己强烈的自我成就动机,要证明自己,证明自己能完成任务,证明自己的勇气和实力,反正他了无牵挂,可以痛快地追求自我实现。

我敬灭鬼神是条汉子。

其实灭鬼神狂王这一战和上面说的巅峰决战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两者都是没有羁绊地赌上生命作战,都是为了完成自我实现的目标。而在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那著名的需要层次理论里,自我实现是最高一层。看着角色努力实现自我价值,身为读者也是会被激励、感染的,并期待自己也能有那么一天。

这一战很励志、很精彩,却是一场独角戏,同样的纯粹,却同样的余味略淡。

再后来,我开始重视人性和价值观,这时候,不那么热血的刺邪篇很得我欣赏。刺邪篇不仅不是什么热血的、为实现自我价值的大战,甚至还可以被称为一个“污点”。谁的“污点”?南宫问天的,正道首领、武林盟主、全作的男主角的。和前面两场自我实现的大战不一样,刺邪的首要任务是得胜,杀败邪帝,让他永远不得翻身。为了达成这个目标,南宫问天绞尽脑汁地想出了一个不那么光明、却很有把握的办法。这可是让他受尽了亲人和读者的责难啊!看到他利用妹妹、不惜赌上妹妹性命的时候,一片嘘声,大家都在感叹以前那个有情有义的小伙子去哪了,只有一格分镜给了一段童年好友的独白,只有那段独白在支援他、对他表示理解。看到他先断下邪帝一臂,再用息壤这种“旁门左道”封印邪帝的时候,一片骂声,几乎是所有人,都在骂他,骂他变成了一个腹黑的小人。可是,不杀邪帝的话,难道要让邪帝去杀更多的人?邪帝是个感情的孩童,杀戮全凭一时喜恶,不制止他的话,谁能知道他什么时候要爆发?除了他南宫问天,还有谁有这个责任,有这个能力制止邪帝?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所以这担子他担了,一面承担责任,一面忍受不被爱人、亲人和朋友理解的痛苦。是的,没人理解他,没人能替他分担忧虑,武勇和阿娇阿莎始终是不懂事的小孩子,灵剑子虽然偶尔流露出一点关怀,但一直强势而缺乏同理心;而他仅有的亲人,妹妹和妻子呢,妹妹有辐射的后遗症,生活尚且不能自理,妻子又总是赌气、怪着他不够体贴,他也的确分身不暇。他一直是孤军作战,从和敌人斡旋,到两军对峙,到实战,一直是一个人,没有任何人是靠得住的,没有任何人是能给他抚慰的。当他和妻子终于为了封印邪帝的事决裂的时候,妻子赌气离去,他想追,却没有追,这时候,我隐约感受到了他心累的程度。

刺邪一战,大部分人看的是过程(道义上正确与否),南宫问天看的是结果(目标达成与否)。有错吗,没有任何一方有错,只是对南宫问天太不公平了。

致神兵系列里最孤独、最不被理解的英雄,致最伟大的父亲——南宫问天。

除了刺邪篇,有一个无关作战的描写我也注意到了,那就是铁心怀孕后心态和性格上的变化。从前的铁心是什么样的?任性、倔强、还有一些残忍。那现在呢?以前遇上敌人,就算是自残、拼上性命也要坚持到最后的铁心,竟然会生出保存体力的想法,会考虑到保护孩子周全;以前杀人不眨眼、动辄夺取他人生命的魔女铁心,竟然会对生命产生敬畏,不再愿手染血腥;以前任性得不得了、受了委屈就离家出走的铁心,竟然会在知道怀孕后,不顾一切地离开邪帝,回到那个伤她无数次的南宫问天身边。这些一次又一次地向我们揭示了她其实是个小女人。

可惜她再怎么变还是那个铁心,那个敏感、极端、情绪化、歇斯底里的铁心。树塔一节我明显感受到了她的委屈。遇到危险,她反复呼唤问天的名字,听到问天的消息就时时刻刻挂念着。她委屈,埋怨在需要的时候没有可以依赖的人,全都得靠自己扛着;她焦虑,担心问天的下落,还有最重要的,是问天对自己的态度。所以,见到问天,她脸上的表情纠结,心里也是一团乱麻,气恼、激动、犹豫全搅在一起。没想到,这些感情,全因为问天的绝情,变成了无底的绝望和怨恨。我曾经说过,铁心的攻击能量是对准自己的。受尽伤害后,她设计让问天的剑刺穿自己的腹部,并亲口告诉他自己怀孕的事实——这是她的自我伤害,也是她最好的报复。

发布者

Sophia

兴趣复杂且多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